花竹君

看耽美言情的沙雕网友

@刀枝 忍不住脑补了一下校服版长庚Σ(|||▽||| )实在是太可爱了!(感觉画的人设崩塌内心崩溃(跪)
依旧是坐等粮的一天。
(「・ω・)「嘿

【郭岑×苏栗】甜向日常(原创耽美_(:з」∠)_

苏栗看了一眼手机QQ的新信息,便窝进了沙发里,闭目养神了起来。

“你咋又睡觉去了,等会儿要吃饭。”切洋葱把自己切得泪流满面的郭岑从客厅抽了张面纸,泪眼婆娑间见到苏栗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心里又动了歪心思:“媳妇,你这样有点可爱。”

苏栗眼也没睁,淡淡“哦”了一声,屈指敲了敲手机屏:“以前班长要搞同学聚会了,问我去不去。”

郭岑擦眼泪,闻言愣了一下:“初中?”

苏栗:“嗯。”

郭岑想起来苏栗在初中发生的破事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,憋了半天,不咸不淡地喷了一句:“你想去就去,不想去也不要勉强。”

苏栗:“嗯”

郭岑就又钻回厨房去了。


苏栗闭着眼,想起前天。

他也算是三年未见吴蕊了,没想到居然帮郭岑去买酱油的时候能碰到,也算是巧。

而且也没想到,当年那个学霸级别的吴蕊也有了男朋友,还是男神级别的,两人手挽手从对街走过。

碰见也就算了,那两人还一齐跟他打了招呼。

男的帅气,女的靓丽,当年虽然没明着在一起,却也已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此时跟他打个招呼也是同步的客套热情。

苏栗只觉得当年未尽的自卑与羞耻蠢蠢欲动,不大自然地冲他们点了点头。

尽管他早已对吴蕊失去了男女情愫,甚至是真诚地为自己不成熟的追求道过歉,但她似乎并没有完全原谅他,或是说心里还存着时间抹不去的芥蒂。当年那般的刻意疏远,客套的语气,到了如今,不减反增。

也许是流光如柴刀,一转眼,一刀劈下,沟壑成切面,两半一齐落地,两人再无瓜葛。

那这两个人跟他打招呼是做什么呢?嘲讽么?

苏栗回到家的时候也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手边这聚会邀请,又让他想起从前的事。

虽说不过一天的回想,现在又只剩下唏嘘,当年的情伤悲愤早就磨砺成渣滓了,如今回忆起,只觉得那几年宛如大梦,是轻拿缓放随心,约莫还产生了一点点的怀念。


郭岑麻利地切完半条胡萝卜,回头见苏栗的神情动作还是没变,只不过闭目养神变成了仰头望天,抱着靠枕窝在沙发里,懒洋洋没骨头似的。

“怎么样,你们同学聚会你到底去不去?”郭岑撂了菜刀,抹手蹲到苏栗身边,从茶几上拆过包的薯片袋里掏了满手,咔咔地磨牙。

苏栗把视线从窗外的蓝天白云上扒下来,懒懒地瞥了他一眼:“不去。懒得看到吴蕊那家伙。”

郭岑捏过苏栗搭在手下的手机,看了一眼QQ,他与他们班长的聊天框还开着,而班长只发了一条公事公办复制黏贴的消息,再无后文,接着群里又出现了@所有人,叫同学快点定夺是否参加聚会。

苏栗依旧呈现闭目养神姿态,好似周遭一切与他无关。

郭岑干咳一声,用胳膊肘撞了撞活死人苏:“栗子,你不去的话我就帮你回复了。”

苏栗闭着眼:“你要怎么说?”

郭岑咔哒咔哒地嚼着薯片:“我说‘老子忙着呢,没空陪你们瞎闹腾’。”

苏栗腾地一下从沙发里坐了起来,三下五除二夺过手机,愣了一下,上面的信息还未发出。

苏栗松了口气,踹了蹲地上的人一脚:“我去你大爷的郭岑,骗我这么好玩吗!”

郭岑早有预料,在他踹来的时候已经让出了位置,一面塞了一片在苏栗嘴里,一面咔哒咔哒地笑:“就是喜欢看我们苏美人炸毛的样子……”

苏栗瞪他一样。

郭岑改口:“啊,不是,我是说,我们苏美人就连炸毛的样子都很帅,朝气蓬勃,天真无邪。”

苏栗:“滚。”

郭岑看他手指在屏幕上敲敲点点,按了个发送,便把脖子伸长了过去:“所以你说了什么?”

苏栗啪地一下黑了手机屏:“拒绝了而已,我可没那资本跟他们用你的语气。”

他神情淡然,隐约是眉眼落寞。

郭岑知会,心里有些难受。

然而心疼又化为了行动,于是郭岑大喇喇地坐在他旁边,一把搂过某矫情苏,把人脑袋按在自己肩膀上,左手摸过电视遥控器:“不管他们了,咱俩看电影!在家就是比在外边舒服,抱着媳妇也没人喷口水。”

苏栗一时赧然,挥手打开了郭某按在他脑袋上瞎揉搓的狗爪子,随后窝回自己的沙发坑,踹了那人一脚。

一套动作可谓轻车熟路。

“去你妈的,谁是你家媳妇!我是你爹!”苏栗斜眼瞅着郭岑。

郭岑挑眉:“哦?”

说着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翻过身来,钳住某人的双腕,压在苏栗脑侧,同时两膝点在苏栗腿侧,居高临下地笑道:“现在谁是媳妇?”

苏栗沉默片刻,用额头轻轻撞了一下眼前这家伙的胸口:“媳妇,你锅要焦了。”

郭岑笑嘻嘻地坐在苏栗的大长腿上,低头在某人耳边呼了一口热气:“小样儿,我还没开火呢,别想着骗我,我没你那么傻。”

见眼前这人颤抖了一下,耳尖微微泛了红,郭岑立马心花怒放,单手攥着苏栗双腕,抬起他下巴,要撬开这小子的薄嘴唇来个热吻。

可是没想到苏栗挣扎未果,便跟个石像似的,牙齿闭得死紧,就是不让郭岑把舌头伸进去。

郭岑心痒痒,又怕自己强迫他开口,会被咬掉舌头,只好后退了一点,协商道:“媳妇你给我亲一会儿,我就去炒菜给你吃。”

苏栗被他热气呼得起了点反应,想着等会儿还要吃饭,这时候不想白白耗费体力,便敷衍地亲了一口郭岑的锁骨:“死人就是矫情,好了亲完了,快去弄吃的。你这是要饿死为夫啊,只给吃薯片。”

郭岑一把掐住了苏栗的嫩脸:“我要进去。”

苏栗:“滚!”

郭岑没法子,肚子也觉得饿了,只好悻悻地哼了一声,放开苏栗到厨房去了。

嘴里嘀咕了一句:“滚就滚,养了个媳妇还是白眼狼……”

苏栗没听清:“什么?”

郭岑拎着菜刀晃了晃:“我说,媳妇你等会儿快点吃,吃完干正事!”

苏栗一个抱枕砸他脑门上:“去你大爷的。”

银云皑皑,六道木馨香淡然。
绯红萼片簇簇,似铃白花微垂,淡青新叶脉络稚嫩。
夏风徐徐,阡陌花放。